|    
明星转会
管理更规范监督更有力
时间:2020-04-30 07:59 点击:

原标题:管理更规范 监督更有力(前沿观察)

3月26日,云南昆明市盘龙区三转弯村贫困群众龙学林早早起床,开启了复工模式。“真没想到,跟纪检干部提了复工中遇到的问题,这么快就解决了!”龙学林乐呵呵地说。

去村巷农家收集群众意见,再根据群众反映的问题到职能部门检查工作存在的短板、责任是否落实,盘龙区纪委监委组建的监督单元组在倒逼职能部门积极履职上发挥了有效作用。龙学林提出的复工就业问题,在监督单元组推动下,很快转化成该区人社局帮扶的具体举措。

监督力量薄弱、能力不足、碍于情面等问题在一些基层地方普遍存在。为破解监督难题,昆明市纪委监委在监督检查中打破地域限制,将纪检监察监督室、派驻纪检监察组、下级纪委监委混编组成监督单元组,开展交叉检查,提升监督效能。

灵活调配,释放监督效能

此前,西山区金碧街道日常监督一直“零报告”。“真的没问题?”前不久,昆明监督单元组带着疑惑,“突袭”了金碧街道。

没想到,监督单元组一到,立马发现问题:两名窗口工作人员上班时间玩游戏,见到生面孔照玩不误,直到监督人员亮明身份,他们才慌忙关闭电源。

“基层监督对象多是熟人,说重了怕影响感情,说轻了又一笑就过了,监督效果不理想。”西山区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杨海莲坦承,“越到基层,纪检监察机构与地方单位联系越紧密,加上查处干部影响单位整体考核,有的纪检监察机构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些地方甚至要等到有了舆情才进行处置。”

得益于单元制监督,西山区纪委监委查处了棕树营街道违规发放加班补助等问题。“违规发放补贴这样的决策获益的往往是全体职工,如果不是外部监督,问题很难发现。”杨海莲表示。

购买樱桃的时间选在了举办樱桃节的时段,对外声称是为了让游客品尝……自以为藏得深,可没想到监督单元组同志开口就问:“品尝应该是散装,怎么会装箱?来了多少人,需要1000多箱?”日前,昆明市纪委监委第六监督单元组顺着一张购买樱桃1065箱、花费63900元的账单,发现了阳宗海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七甸街道办事处马朗社区公款购买樱桃送礼的线索。

针对问题集中领域,市纪委监委组建监督单元组深挖问题。在昆明市“大棚房”整治专项监督中,有的地方“村看乡、乡看县”,一些基层干部怕“拆了房结下仇”,不愿主动干,一时进展缓慢。随着监督单元组进驻,不少问题浮出水面,一个个“推而不动”的问题得到解决。

“问题‘零报告’或者问题举报集中、舆情多发的单位,是单元制监督的重点。” 昆明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李晓云说,监督单元组交叉滚动监督,可以破解熟人社会“问题难发现、发现难监督、监督难有效”问题。

协同作战,弥补监督人手、能力不足

“不少派驻纪检监察组三五个人监督上千人,有的派驻纪检监察组同时监督七八家单位,顾得了东头顾不了西头,有时参与被监督单位‘三重一大’事项会议都得提前安排好时间,更不用说进行专项监督。”昆明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只有有效整合基层纪检监察力量,才能补齐基层监督力量不足的短板。此外,在一些地方,不仅仅是监督缺人手,监督能力不足问题也值得重视。

某市属学校党员职工施某某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逮捕,一年后,该校党委才研究开除其党籍,并将情况通报驻市教育局纪检监察组。昆明市纪委监委驻教育局纪检监察组组长李江说,该校管理对象出现严重违纪情况既未及时启动党政纪处分程序,也未及时主动向上级党组织、纪检监察机构报告,反映了学校党委和纪委履行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不到位。

为最大限度发挥作用,昆明市纪委监委驻教育局纪检监察组把直属单位及学校划分为4个单元组开展工作。“既压实监督责任,也在实战中提升基层纪检干部的业务素质。”李江举例,有的基层纪检委员发现部分被检查单位存在的问题,本单位也同样存在,回到本单位后就开展自查整改。

监督能力不足问题,越到基层越凸显。

“有的村监会干部笔记本上记着开会购买的烟酒直接报销入账,自己连基本的纪法都没弄明白,怎么去监督村干部?”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河口镇纪委书记杨富春感慨。为提升乡镇及村一级监督能力,寻甸打破乡镇行政区域界限,把全县划分为3个办案协作区,通过乡镇交叉检查,监督单元组直插全县174个村开展“蹲点式”督查。“这么做有利于及时发现基层存在的问题。”县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